“港独”分子蹲“风流监狱”还月领一万 他们用这方式钻了空

摘要: 吹着空调,数着钱,黄之锋们这监狱蹲得够“风流快活”的。

09-09 01:59 首页 橙新聞


 



“港独激进分子黄之锋、罗冠聪以及周永康等人因冲击政府总部,而被判入狱,蹲了快一个月,不过,他们的社交媒体保持更新,时不时的还发发日志,和女朋友发发情书什么的,而且,他们每个月还有一万块津贴拿,简直是过得“风流快活”的。

 

先来看看黄之锋入狱,他的Facebook发了什么:


来,先看图找错



最开始,他传上面这一张监狱图出来,这张图也在网络广传,原因是,大家对黄之锋的中文能力表示非常的佩服,来,大家找找错字,留言告诉橙子君你找到了多少个。

 

之后,大家更好奇的是怎么隔三差五黄之锋们就有日志发出来,或者口讯流传出来。



当然了,这肯定是作秀,聪明的网友发现了这些贴文有一个“套路”,就是逢文就叫人捐款:



其实他们网上发发贴文要“捐款”还是小儿科。在94日,多个反对派社团发起成立所谓的“在囚抗争者支援基金”,声称以400万港币为目标。基金会由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等人担任信托人。


吴霭仪等人还为此举办了记者会,会上称其中145万(港币,下同)用作16名入狱者的“定额津贴”,每人每月发放10000元。,你没看错,就是那些蹲监狱的,每人一个月可以拿1万块“工资”呢。



另外,上述的基金还有32万给探访者申请实报实销,交通费也可报销。这难怪这帮反对派议员天天去探访了。


说到这帮人如何接触黄之锋们呢?


按照规定,黄之锋等人根本无法和外界接触,更何况传手绘的监狱图出来了,到底谁给他们但邮差?没有违规吗?


于是媒体开始扒。《东方日报》今日的报道就指,由上月25日至9月5日,多名反对派议员在12日内至少探监13,其中以朱凯廸及邵家臻探监次数最多,2人更在5日亦先后往罗湖惩教所探监。

 

现时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都可以公务探访到监狱探访囚犯,监狱条例及规则无订明立法会议员探犯的安排,署方亦没有限制议员公务探访次数及时间。于是乎,反对派议员们就开始了所谓的公务探访

 

报道指,议员张超雄是公务探访的发起人,有逾20名议员参加,各人探监日程编排到由朝至晚,但每次只能见一名囚犯。多名议员都尽花探监时间,导致获探监囚犯毋须如一般囚犯般按时工作,可在冷气房内与探监者面谈,离开酷热的监仓透气。据《东方日报》报道,为应付“公务探访”,惩教署需安排额外人手安检看守、保管物品。

 

前立法会议员王国兴就批评,反对派议员滥用立法会议员的特权,令判刑的阻吓性大减,及或令其他囚犯觉得不公平,必须予以谴责。

 


根据香港的《监狱条例》,在囚人士可接受亲友每月两次探访,每次限时三十分钟,同时不得超过三名探访者,基于保安考虑,所有羁押于监狱和戒毒所的在囚人士须以分隔形式接受亲友探访,以避免身体接触和防止有人将违禁品如毒品交予在囚者。

 

不过,魔鬼在细节,该条例无订明立法会议员公务探访的安排,因此,惩教署会安排议员在公务探访室与在囚者会面,期间惩教人员不可听闻;而议员可申请连同议员助理探监,但就需惩教人员在可听闻的情况下进行,而惩教署亦不会限制公务探访的次数和探访时间。

 

换句话说,这些反对派议员如果有空的话,陪着黄之锋们在公务探访室坐一天都没有问题,他们谈的什么,做的什么,惩教署都无法干预。

 

橙子君之前介绍过,如果按照正常的规定,在壁屋惩教所服刑的黄之锋,每日活动大约是折被子、列队步操、读书或职业训练、吃饭、看电视。傍晚回监仓磨鞋、清洁监仓,包括要自己洗厕所。壁屋惩教所会提供剪发、木工、计算机、厨房的职业训练,视乎在囚人士的体质,而再作编配。


他的一天应该是这样度过的:


早上6时半 起床、折被子


早上7时 步操进饭堂吃早餐


早上约8时 读书或职业训练


中午12时 午饭时间吃粥


下午1时 读书或职业训练,其后亦有探访时间


下午5时 晚饭,之后有看电视时间及回仓


晚上10时 睡觉



不过,他现在的一天估计是这样度过的:


早上6时半 起床、折被子


早上7时 步操进饭堂吃早餐


早上约8时 冷气房见客


中午12时 午饭时间吃粥


下午1时 冷气房见客


下午5时 晚饭,之后有看电视时间及回仓


晚上10时 睡觉


所以,这帮人,蹲着“风流”监狱,出来之后开始乐呵呵的数着钱。




首页 - 橙新聞 的更多文章: